位置:烽火新聞網 > 軍迷 > 正文 >

土耳其五日停火即將到期 敘利亞局勢將走向何方

2019年10月21日 22:47來源:網絡整理手機版

  10月17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與埃爾多安達成一份停火五天的協議,停火協議到期之際的10月22日,埃爾多安又將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兩國領導人將如何“勾兌”、敘利亞局勢將走向何方,備受關注。

  在與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結盟后,俄軍自2015年起正式介入敘利亞內戰。四年來,俄敘聯軍逐漸控制了敘利亞大部分領土。介入敘利亞局勢以來,俄羅斯被不少西方媒體認為是“棋局”上最游刃有余的“玩家”:不管戰場形勢如何變幻,莫斯科總能與相互沖突的域內域外各相關方保持通暢的溝通。

  此次亦不例外。在土耳其發起對敘利亞北部庫爾德武裝的進攻不到一周后,受到俄羅斯支持的敘政府軍及少量俄軍就開入了庫爾德武裝控制區,進入了包括重鎮曼比季在內的一系列關鍵地點。此外,10月22日,俄總統普京還將與土總統埃爾多安在黑海度假勝地索契就敘利亞局勢展開專門會談。

  亞歷山大·盧金教授是俄羅斯知名國際關系學者,曾任俄外交學院副院長。10月19日,在參加復旦大學主辦的第三屆“一帶一路”與全球治理國際論壇時,盧金對澎湃新聞()表示,到目前為止,俄羅斯的敘利亞政策很“合理”,取得了一些實效。但如果土耳其在停火結束后繼續前進,與敘政府軍發生沖突,這將會使俄羅斯陷入困難境地。

  “俄軍在敘規模不大,但地空配合效率高”

  澎湃新聞

  :

  在埃爾多安決定出兵敘利亞北部之后,西方媒體傳播著一種觀點,稱從地緣政治角度看土耳其和俄羅斯是最大贏家,而美歐則是最大輸家。您如何理解各相關大國在此事上的得失?與其他卷入敘利亞局勢的外部大國相比,俄羅斯目前是否處在一個進退自如的戰略境地?

  盧金:

  談論“最大的贏家和輸家”,這是典型的西方媒體論調。俄羅斯在敘利亞并沒有“贏得”任何東西。俄羅斯只是在幫助敘利亞的合法政府重新實現對領土的控制,并打擊恐怖分子。如果有一天敘利亞政府認為已經控制了局面,那么俄羅斯軍隊會從敘利亞領土上撤走。我不知道這種結果是不是算“贏”。

  俄羅斯的政策其實很合理,沒有什么復雜而互相矛盾的目標,只是通過低成本卻高效的方式來支持敘利亞的合法政府。俄軍在敘利亞的規模不大,但空中和地面配合的行動效率和成功率很高。可以看出,只有合理的政策才能帶來積極的結果。俄羅斯樂見的結果是敘利亞的合法政府最終重新控制全國領土,然后俄軍撤出,敘利亞成為一個對俄友好國家。目前來看,俄羅斯是唯一一個能與各方均展開對話的國家,這能說明俄羅斯的政策取得了一定實效。

  澎湃新聞:

  從安全的角度來說,俄在敘利亞的行動有沒有改善莫斯科面臨的地緣政治和安全環境?

  盧金:

  敘利亞離俄羅斯并不算近。我不會說俄軍在敘利亞的行動是為了改善俄羅斯的地緣政治和安全環境。俄軍在敘利亞的首要任務是反恐,這也是為了俄羅斯自己,因為有一些來自中亞和俄羅斯南部加盟共和國的極端分子參與了敘利亞內戰。其次是為了獲取一些實戰經驗,最后是為了保護在敘利亞租用的海軍基地。把美國人趕走并不是俄羅斯的目標,因為俄羅斯出兵的時候,在敘利亞還沒有美國軍隊。

  “如果土耳其人停留在‘安全區’內,則皆大歡喜”

  澎湃新聞:

  土耳其政府和庫爾德武裝達成的120小時停火協議是否為莫斯科所樂見?

  盧金:

  美國正在從敘利亞撤軍,同時也出賣了其盟友庫爾德人,這展示出美國是一個非常不可靠的合作伙伴。土耳其政府希望犧牲庫爾德人的利益,建立一個“緩沖區”。這件事本身并不直接牽涉俄羅斯,俄羅斯歷來與庫爾德人沒有什么關系。現在俄羅斯與土耳其的關系倒是不錯。因此,只有在一種情況下,俄羅斯可能會遇到難題,那就是土耳其軍隊開始與阿薩德政府軍發生沖突。

  在庫爾德人的默許下,敘利亞政府軍正進入庫爾德人控制的地區,并向一些關鍵位置進軍。這是因為,庫爾德人在遭到美國的背叛后,希望找到新的盟友。

  這種局面下,美土之間達成了一個促使土軍和庫爾德人實現暫時停火的協議,我覺得這對俄羅斯來說是一件好事。該協議可以防止土軍和庫爾德人的新盟友——敘政府軍發生進一步沖突。對俄羅斯來說,只要土耳其人信守承諾,停留在他們已經占領的30公里安全區中而不是繼續前進,這就是一個皆大歡喜的結果。但如果土耳其軍隊在停火之后繼續前進,則可能會讓俄羅斯犯難。

  澎湃新聞:

  那么美歐呢?美歐的對敘政策看上去并不像俄羅斯那樣具有較強的連續性和目的性。

  盧金:

  到目前為止,美歐(在敘利亞)的政策都挺愚蠢的。美國政府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們一開始在敘利亞支持包括庫爾德人在內的反政府力量,不加甄別地支持了各種來路不明的反政府力量,使敘利亞的局勢變得非常不穩定。但同時,美國又害怕將自己卷入沖突,一直不愿向敘利亞派遣足夠數量的美軍。在我看來,這是一種自相矛盾的政策。

  現在他們又想撤軍了。他們發現已經無法幫助反政府力量取得勝利,而美國在地區的影響力也日益衰退。如果說美國成為了敘利亞的“輸家”,那也怪不得別人,這是他們的外交政策造成的必然結果。

  至于歐盟,在過去的幾年里,他們大聲吶喊著支持美國在敘利亞的政策,甚至連自己都不明白這么做到底為了什么。歐洲人的問題在于過于強調價值觀,我看不到他們政策中務實的一面。

  澎湃新聞:

  現在雙方已經開始執行停火協議,而敘利亞政府軍和少量俄軍也進入了庫爾德武裝控制區。您覺得這事會如何收尾?

  盧金:

  土耳其政府一開始曾想推翻阿薩德政府,但現在他們已經明白這是不可能實現的事情,因此土耳其轉而試圖確保消除庫爾德武裝的威脅。如果他們現在決定制造一個“緩沖區”,這未必就是一件壞事。未來等到敘利亞政府軍掌控了全境,可以再給埃爾多安一些保證,以換得土耳其撤軍。

本文地址:http://www.pqdvx.club//junmi/331568.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今日熱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