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烽火新聞網 > 文化 > 正文 >

民國時期清華學人“破格”錄取的歷史考察

2019年09月02日 11:00來源:網絡整理手機版

  民國時期清華學人“破格”錄取的歷史考察

  ——兼論史實考證與歷史虛無主義批駁

  近年來,國內的一些報刊媒體上時常刊載一些名人在民國時期投考清華、北大等名校時,雖個別科目成績很低卻能夠被“破格”錄取的故事。那些“偏才”“怪才”的數學、英文等科目動輒個位數甚至零分的成績,還有他們被大學校長“破格”錄取的傳奇經歷,十分吸引大眾眼球。然而,事實上這些為人們所津津樂道的故事,有很多是不夠真實或全面的。針對這些“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故事,學術界已有一些商榷和批駁的文字,也產生了一些效果。不過,這些文字大多是征引時人的回憶來加以佐證與批評,若能夠從當時大學招生錄取制度的角度進行正本清源的梳理,將更有利于消除這些曲解歷史說法的不良影響。鑒于此,筆者以其中流傳廣泛的一些清華學人的經歷為案例,以民國時期清華大學的招生制度為基本分析線索,結合相關回憶資料,進一步辨析這些故事的失實之處。

  在民國大學“破格”錄取的故事中,無論是錢鐘書、吳晗還是錢偉長、聞一多,清華學人的故事流傳頗廣。的確,當時清華大學的招生制度十分靈活,除了每年一度的新生招生考試以外,還有以轉學、借讀等形式進入清華的學生。然而,據筆者考察,這些學術大師在被清華錄取的時候并未“破格”,相反,他們的錄取過程完全符合清華大學的招生規范。所謂“破格”的印象,大部分是由于人們對當時高等教育的情況了解不夠,將當下的教育制度投射到歷史時代而導致的。

  一

  錢鐘書被清華校長羅家倫破格錄取的故事廣為流傳,經久不衰,很多人深信不疑,較大程度上是因為這個說法來源于錢鐘書自己的回憶。錢鐘書是1929年被清華錄取為一年級新生的,坊間流傳的說法是在當年的入學考試中,錢鐘書的數學只考了15分。而錢鐘書自己的回憶則是:“我數學考得不及格,但國文及英文還可以,為此事當時校長羅家倫還特地召我至校長室談話,蒙他特準而入學。我并向羅家倫彎腰鞠躬申謝。”(范旭倫、李洪巖:《錢鐘書評論》)這種說法是否能夠站得住腳呢?首先,錢鐘書在回憶中并未提及自己的數學到底考了多少分,其次,已經有學者指出,通過一些清華校友的回憶印證,這種“破格”的說法似乎也很值得懷疑(湯晏:《一代才子錢鐘書》)。我們不妨從制度層面來進一步考察1929年清華是如何招生的,以及其錄取標準究竟有哪些。就報考資格而言,1928年通過的《國立清華大學條例》規定,“國立清華大學本科學生入學資格,須在高級中學或同等學校畢業,經入學試驗及格者”(《國立清華大學條例》,清華大學校史研究室編:《清華大學史料選編》第二卷)都有資格報考,清華的招生簡章中則對這個問題規定得更為詳細:“投考生須具左列資格之一:公立高級中學或經立案之私立高級中學畢業;國立大學或經立案之私立大學預科畢業;同等學校(如六年制師范學校,惟以公立或私立經立案者為限)畢業。”(《國立清華大學本科招考簡章》,《清華周刊》1931年第11、12期合刊)1929年清華大學一年級新生錄取標準如下:總平均分40分以上,國文、英文、算學(即數學,下同)三門平均40分以上。其中部分科目有最低分的限制:“國文要求不低于45分,英文要求不低于45分,算學要求不低于5分即可。”(《國立清華大學歷年招考大學本科學生錄取標準》,《清華周刊》1931年第11、12期合刊)因此,若錢鐘書的數學成績為15分,而國文、英文兩科又十分優秀,顯然符合清華對新生的錄取標準,并非是“破格”。據他人回憶,錢鐘書的成績非但不需要被“破格”,而且排名較為靠前,在清華正式錄取的174名男生中排名第57(張亞群、劉毳:《也談大學破格招生——從錢鐘書、吳晗、臧克家上大學說起》)。而彼時的清華學生人數很少,師生關系融洽,老師單獨指導學生,甚至一起用餐都十分常見,因而羅家倫專門將錢鐘書召至辦公室,也并不能作為“破格”錄取的證據。

  錢偉長的情況更為復雜,傳聞也多種多樣。最常見的說法是:他1931年投考清華時,物理只考了5分,英文因沒學過是0分,數學、化學的成績也不高,中文和歷史則是兩個100分。中文考題為作文《夢游清華園記》,歷史考題為列舉二十四史的名稱。根據錢偉長自己的回憶,他的“數理化和英文基礎很差,在蘇州高中補了不少,但究竟不如按部就班那樣學得透徹明白。在考大學中只有文史尚過得去,數理化英文很沒有把握”,而在投考大學的過程中,他“以文史等學科補足了理科的不足,幸得進入大學,闖過了第一關”(錢偉長:《八十自述》)。錢偉長回憶,“我是1931年考進清華大學的,在入學考試中,由于歷史和國文考了個滿分,雖然數學、物理成績很差,還是因名列前茅而被錄取。”(錢偉長:《論教育》)錢偉長在回憶中并未提及自己是被清華“破格”錄取。此外,在1931年清華的新生入學考試中,其實并沒有歷史這一門,僅有必考的本國歷史地理和選考的世界歷史地理(《國立清華大學本科招考簡章》,《清華周刊》1931年第11、12期合刊)。顯然,無論是必考科目還是選考科目,歷史和地理都是一并測驗的,并不存在單獨的歷史科目。而且,中國歷史地理科目中,有關二十四史的題目也僅是眾多考題中的一部分(《國立清華大學二十年度考試試題》,《清華周刊》1934年向導專號)。錢偉長也并非這一門考試得了滿分,而是在考卷中對二十四史的作者、卷數、注疏者這題得了滿分(錢偉長:《八十自述》)。另外,當年國文的考題為作文,題目是“本試場記”“釣魚”“青年”“大學生之責任”中任選一題,文言白話均可(《國立清華大學二十年度入學試題》,《清華周刊》,1934年向導專號),而并非傳聞中的《夢游清華園記》。綜上,可見關于錢偉長“破格”錄取的傳說不實。

  另一個廣為傳播的故事是關于吳晗的,普遍流傳的說法是吳晗原本就讀于上海,后追隨胡適到了北京。他投考清華時數學考了零分,因為文史成績特別優異而被清華“破格”錄取。而事實則是吳晗的數學的確不好,在投考清華的同時他也報了北京大學和燕京大學,但都因數學成績太差而折戟沉沙。但是,他被清華錄取時參加的是歷史系二年級的轉學插班考試,并非一年級新生的招生考試。在吳晗投考的1931年,清華歷史系招收二年級學生的考試科目如下:“一、黨義,二、國文,三、英文,四、中國通史,五、西洋通史,六、大學普通物理、大學普通化學、大學普通生物學、論理學任擇一門。”(《國立清華大學本科招生簡章》,《清華周刊》1931年第11、12期合刊)顯然,其中并沒有數學一門,因此傳說自然不攻自破。

本文地址:http://www.pqdvx.club//wenhua/285887.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今日熱點資訊